用户 密码 验证码
  正民3岁时得过小儿麻痹病,左手和左腿留下了行动不便的残疾,他在家排行老三,大家都习惯叫他老三。从他十八九岁的时候起,母亲就开始给他物色媳妇,母亲说家在农村,身有残疾不好找,得提前着手。我也是从那时开始跟着他到农村去拍照片,没想到这一拍就是十几年,走了无数的村庄,见过的姑娘不少于“一排”,花了数万元的积蓄。
  1998年离村子不远的一个乡村中,有人给老三介绍了一个从小得过脑膜炎、留有后遗症的憨姑娘,想到自身的条件以及寻妻的艰难之路,老三和家人欢欢喜喜地把媳妇娶进了家门,哪想到这位憨媳妇就是不和他同床睡觉,老三一个月后才吞吞吐吐地将此事告诉家人,惹得一家人将老三好骂了一顿。大家开始为其想办法,找憨媳妇做“工作”,给老三“上课学习”。哪知一个月后功夫白费,一切的努力毫无结果,无奈之下找到了丈母娘,丈母娘发出话说:“人都给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时有人给老...
  正民3岁时得过小儿麻痹病,左手和左腿留下了行动不便的残疾,他在家排行老三,大家都习惯叫他老三。从他十八九岁的时候起,母亲就开始给他物色媳妇,母亲说家在农村,身有残疾不好找,得提前着手。我也是从那时开始跟着他到农村去拍照片,没想到这一拍就是十几年,走了无数的村庄,见过的姑娘不少于“一排”,花了数万元的积蓄。
  1998年离村子不远的一个乡村中,有人给老三介绍了一个从小得过脑膜炎、留有后遗症的憨姑娘,想到自身的条件以及寻妻的艰难之路,老三和家人欢欢喜喜地把媳妇娶进了家门,哪想到这位憨媳妇就是不和他同床睡觉,老三一个月后才吞吞吐吐地将此事告诉家人,惹得一家人将老三好骂了一顿。大家开始为其想办法,找憨媳妇做“工作”,给老三“上课学习”。哪知一个月后功夫白费,一切的努力毫无结果,无奈之下找到了丈母娘,丈母娘发出话说:“人都给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时有人给老三出主意,让他去买些安眠药放到媳妇的饭碗里让她服下,也不知这药是假的,还是药效对这些得过脑炎的媳妇不起作用,十几片安眠药竟然毫无药效,后来又请大夫为其配制了所谓“三步倒”的蒙汗药,结果还是不起作用,村中有人说起了闲话,说老三是个性无能,一个大男人居然睡不了媳妇。在结婚满一年的时候,老三终于提出了离婚,一段不幸的婚姻到此结束。
  2000年的一天,一位从宁夏嫁到洛阳新安县乡村的媳妇再次给老三当起了媒人,说只要肯花钱,保证给老三娶个媳妇回来,已经60多岁的母亲动了心。于是由当地媒人领着先后3次前往宁夏招媳妇。由于我的特殊关系,得以贴近拍摄到。婚姻也是一个残疾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看到了另一层面人的生存方式,看到了心酸、无奈、幸福、渴望及改变命运的方式。
  2000年11月1日下午3时30分,我们一行5人登上了上海至银川的1397次列车,同去的有老三的小姨、妹夫、媒人,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士,自费加入跟踪拍摄。经过16个小时的旅途,早上7时我们到达宁夏的固原县。固原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是宁夏西海固的一个组成部分(西吉、固原、海原统称西海固地区),县城依坡而建,冬日早晨的阳光给县城罩上一片金色,周围的山上却是光秃秃的,一片荒凉景象。我们没顾上吃早饭便坐车又跑了30多公里,再徒步10公里,中午时分终于到了大湾乡绿塬村媒人的娘家,这时我才知道同来的媒人是17岁时被她妈妈嫁给了洛阳新安县的一位大她二十几岁的男人做媳妇的,当时男方村中人都开玩笑说她是男人的闺女。媒人的老家里只有一间土房一间砖房,住着她的哥哥嫂嫂和老妈,父亲已去世多年。
  她的妈妈是一个70多岁的小老太太,走起路来一溜小跑,人不高,不足1米6,但心计颇多,家中没有收入,种的薄地一年能收300斤麦子已是丰收年了,自然条件恶劣,每亩地需交土地税7元,且一次交足30年的,公粮每亩3.8元,无论丰收年与灾害年都得交,当地种得最多的是土豆,大个的每斤可卖1角4分,小的才7分钱1斤,吃菜吃饭也主要靠土豆。由于没有收入,当地人宁可走上10里路也要省下1元钱的车费,所以在那里公路和乡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很多家庭的衣被多年没洗是很正常的,人们的卫生条件极差。媒人娘家的被褥都是黑的,看起来多年未洗过。问她为什么不洗一洗时,她说买一袋洗衣粉要花一二块多钱,可这一二块钱是她们的油盐酱醋钱。家里还有个1岁的男娃和一个12岁的姑娘,给老太太叫妈妈和奶奶。这么老的妇人还能再生孩子?老太太告诉我,这两个孩子都是她收养的,在他们刚刚3个月的时候就被她收养,两个孩子都是死了母亲,父亲都是有了3个孩子以上的人了,还要再娶媳妇,他们太小不好带,于是老太太就花二、三百元将他们买回来养着。她先后收养过7个这样的孩子,等他们长大了以后有人领养的话,要向老太太支付一笔抚养费,老太太也好贴补家用。再过几年这个12岁的姑娘也会长大的,到时给她找个婆家,那时也能再得到一笔万元以上的彩礼。在这贫困的地区,善良的心也要和经济收入结合起来,在这里,让一个挣扎在贫困边缘的人去发扬高尚的风格,我真切地感觉到那太不现实了。如果那样的话也许连起码的饭都吃不到嘴里。谈话中媒人的哥哥来向他妹妹借钱准备盖房,一千块钱在这里可以盖一间房,她哥已有3个孩子,在这里生3个以上孩子的家庭相当普遍,且女孩子受教育的机会很少,很多女孩子从小到大未进过校园,百分之六、七十的女孩子没有文化,能上学的女孩子最多也就是小学上个三四年级便辍学了。
  中午的饭是面皮加土豆,这也是她们一日二餐不变的主食,这里的人每天吃两顿饭,有时过节也不一定吃上一次肉。下午我跟着媒婆和她妈妈带着老三前往10公里外的女方家去相亲,女方是老媒婆的远房孙女,年方十八,也是一个从未上过学的女孩子,家境贫寒,有妹妹、有哥哥、弟弟4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她刚从地里收土豆回来,一身黄土的黄毛丫头,二位媒婆忙着向她的父母介绍男方的情况,是媒不是媒,全靠媒婆的嘴,经简单的相互认识,女方父母同意了这门亲事,明天来谈价格,我们回到媒婆的家已是天黑时分,十几里山路,老媒婆一点也不觉得累,走起路来一溜小跑。
  第二天,我们一行7人一大早出发,走了2小时才赶到了女方家,女方的大娘、大伯、嫂子等也在等待着新女婿的登门,双方家人从上午谈到下午,彩礼的价格从1.5万元降到了1.3万元,外加100元的户口迁移费。因为当时正值地中土豆收获季节,双方商定10天后前来娶亲,4日我们一行返回了洛阳,第一次招妻总算看到了希望。
  没料到回洛后的第二天,女方便打来电话,让去固原娶亲,9日下午我与老三及媒人再次登上了1397次列车,第二天中午和老媒婆便赶到女方家,等到了下午3时,女方的父母才赶集回来,老媒婆和女方的父亲坐在火炕上,用当地的方言在商谈,听的出他们想多加钱,果然老媒婆告诉我们,女方家人要再加600元的请客钱。待客本应由女方家出钱招待,但让男方出钱令人不快,如果出了这笔钱,他会不会再胁持你再出别的钱?天知道,心中不快便连夜赶回了老媒婆的家。
  11日,老三感觉到老媒婆说话只向女方,便让媒婆和她的哥哥次日再次去女方家做说客。12日,高原上的大风有5、6级,天寒地冻,只好坐在老媒婆的火炕上取暖等待消息,下午2时二人归来说,女方家同意再减去200元,明天去买衣服,后天请客,大后天起程。
  一夜无梦,一大早便催着小媒婆赶紧上路,小媒婆梳妆打扮完到女方家已近午时,姑娘的母亲热情得非要吃完午饭,再上集市买衣服。吃完午饭,女方去叫姑娘的嫂子一同前去集市买衣服。哪想到女方的大娘,将姑娘的妈妈大骂一通,说是姑娘嫁人也不告诉她一下,骂姑娘一家人不知礼数,被骂急的女方妈妈和她嫂子对骂起来,最后二人又大打出手,自然是嫂子被打倒在地,最后又惹恼嫂子的儿女齐上阵,又将姑娘的妈妈暴打一顿,我们被晾在了一边,帮谁都不合适,只好任她们打去,亲事也再度被搁到了一边,兴趣大败。
  第3天,女方的家人终于发出话来,条件是将一万元现金先付给她,3天后可以走人,不付钱就不谈婚事,被搞晕的老三这时没了主意,本想将钱先付一半给女方家人,其余的等到家后再付,经媒人说合也行不通,打电话,家里人说不敢全付,要是付了人不跟你走怎么办,在这里贫穷、信誉、金钱那一个更重要呢?做人的标准是什么,人贫穷了要改变他们首先就是钱。
  之后我们便和老三转到开城乡,几天之内先后见了几个年龄从16岁到18岁的当地姑娘均告失败,人家媒人都说老三的命硬不好找。9月17日已经是第8天了,眼看事情一个个都黄了,便和老三踏着大雪赶回了固原县,乘2点钟的火车返回了洛阳,第二次招亲失败而归,花费2000多元。
  2001年2月4日,立春,这次老母亲不顾自己的年老体弱,带着老三和本地的一个媒婆第3次前往固原县,发誓这次一定要把媳妇娶回来,固原这次接应的媒人是媒婆的兄弟,2月12日,老三打来电话说,媳妇已经基本说成,如要拍照片最好快来,并且请他嫂子一起去,准备接媳妇回家。
  2001年2月13日,我和老三的嫂子第3次登上了北上的1379次列车,早晨7时22分列车到达固原车站,和老三会合后又带上了一个当地的媒人,这次洛阳1个,当地3个,一共4个媒人。下午2点我们才租到一辆出租车急匆匆赶到了这个名叫大疙瘩的村庄,一进村就看到老母亲在村口焦急的张望,当我们的车停在她的身边,看到我们时她泪流满面,哇哇大哭,哭着说,“又不行了,给人家掏了1万5千块钱,人家还不答应,你看可这怎办哩?上来3次了都没把媳妇娶回来,回去了村里人说起闲话来多丢人哪。”
  安慰好老人,去找当地的两个媒婆,媒婆向我们保证只要答应掏1万5千元,女方家里他们还可再去说媒。事后才得知这4个媒人看老人招妻心切,在向女方提亲时候,有意多加了3000元媒钱,加上二姨答应每人再给他们1000元,谢媒钱每人可挣到2000元,在当地说个媒也仅给媒人谢媒钱五、六百元,这两个家伙有些贪心了。这次我和老三的嫂子及媒人一同去了姑娘家,价格1万5千元,但要一次付清现金,加上4个媒人的媒钱共需约2万元。听到这样的条件,老人和老三心中起了疑虑,如果2万元付给了他们,他们再加价怎么办?到时人不跟你走,岂不是人财两空。此时天色已黑,老人和老三在村口等着,让嫂子再去女方家说,同意2万元的条件,但先付一半,人娶到洛阳后再付另一半,女方家人坚决不同意,当我们准备返回时,被女方的父亲及家人反扣在屋中,这时我们成了“人质”,女主的家人发话,要么把人娶走,要么付1500元的损失费,理由是这两天全村人都知道他家姑娘要远嫁洛阳,现在不要了,岂不在村里人面前丢人, 被扣了两个小时后,扣下老三的嫂子,让我去把老人及老三接回来商量娶亲之事,并派他儿子跟着我,如果不回来嫂子就别想离开。
  在找老三的路上他儿子告诉我,多要的3000元是媒人加的,他的姐姐非常愿意嫁到洛阳去,他们家人不得已才这么做。这时我明白媒人为了多要钱真是不择手段。找到村口也未见老人及老三的影子,这是才感到事情不妙,如果二人独自走了,前面将是30公里的山路,老人又是夜肓症,夜里什么也看不见,老三又是跛腿,身上又带有上万元的现金,如果遇上不测可怎么办,气愤之余便返回了女方的家中,向他们讲明利害关系,如果老太太发生意外,后果他们家人将负全部责任,这时他们才慌了神,他儿子去找了辆三轮机动车,我一行4人赶紧向村外追去,大约追了两公里便看见二人站在野外拦我们的车,当看到车上是我们,老人又一次吓哭起来,两个小时她们没走出两公里,在黑夜中还掉到沟中一次,万幸没有摔伤,又给了车夫100块钱他才答应将我们送到固原县,一行6人半夜1点才逃到了固原县城,一颗提着的心才得以放下。拍片多年第一次遇到被人扣做人质的情况。在我们回到洛阳后,3月8日曾把我们扣作人质的姑娘、母亲及家人先后6次给我打手机说他们还愿把姑娘嫁过来,请我们再次上去,并骂媒人搅了他们家的亲事,这家人为他们当时的行为感到后悔,可这时老三已把另外一个姑娘娶回了家中,正在渡蜜月呢。
  第二天一早,老三和嫂子便将当地的几个媒人统统赶走,下午两点钟又将疲惫不堪的老人送上了火车让她先回洛阳,我们又回到了开城村,到媒婆的妹妹家想再做最后一次努力。我们在这个人家住了3天,等待着周围媒人为老三介绍媳妇。
  这种来宁夏招妻的现象,十几年前,甚至更远就有,自然条件好的地方有很多人前来这里招妻,他们多是在当地找媳妇有困难的残疾人,年龄大的、相貌丑的或着是二婚、三婚的。这里的姑娘人多嫁到河北、河南、山东、内蒙、天津、北京等地。人的生命有时就象一粒种子,随风飘落在什么地方都得生根发芽成长,那怕这种生长有时是扭曲着的。恶劣生存环境中的人们想要改变生存条件,唯一选择就是迁移到自然条件好的地方去,现在还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理想的做到,但对这里的姑娘来说远嫁就是唯一的出路。家里即得到了经济补偿,自己又改变了生存环境,应该说是件好事,对男人们来说,挣钱娶媳妇成家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的事。挣扎在贪困边缘的人,他们会抓住每一个到来的希望。这种希望有时是不能用正常的伦理道德去衡量的。
  在开城乡这几年外嫁的姑娘就有几十人之多,5年前曾有一位姑娘被家人远嫁给河北沧州市一个傻子,两年后姑娘又跑回来,男方家人又从沧州追来,前后3次,男方每次都得付钱才可将人带回,先后共3次,花费将近3万元,虽说女子本人不愿意,可也无法抗拒家人和命运的安排。还有姑侄二女双双被河北人娶走,两年后两人又离婚回到了家乡,地区及性格生活的差异,决定着她们远嫁的适应性,一旦无法适应对方,也就决定了这种先结婚、后恋爱婚姻生活的完结。4年前开城乡的一位姓马的姑娘自由恋爱,但家人看不上男方的家境,便将姑娘以1.4万元的价格许给了内蒙村河的一位男子。随男方出嫁的路上,在一个叫盘石(译音)的车站,新娘子奇迹般的失踪了,新郎向女方的父母要钱,而女方的父母则向新郎官要人,双方谁都不知道新娘怎么失踪的,男方自然落得个鸡飞蛋打。直到2001年春节,马家父母才接到女儿从北京打来的长途电话说,她和心上人一直在北京打工,因不满家人将她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才和心上人设计逃跑了,请家人放心,他们一切平安,这件事在开城一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重大事件。怎么不令人兴奋哪?
  高原上的早晨,大阳出来时候太阳就呈出金黄色,没有腥红的前奏,直接将金色洒向无色的土地山峦,在冬天这种景色是温暖的,可随着太阳的升高,太阳又变得苍白很容易变成风,风且愈来愈大,沙尘暴在这里形成,碰到高原特有的杨树,象抽上去的一样嗖嗖作响。
  2月16日媒人跑了一天,带来的姑娘都看不中老三,看来是山穷水尽了,老三很失落。回家后的老人打来电话说曾经有泾源县新民乡的3个人要饭到洛阳时,老人曾招待过他们,他们也答应老人为老三在当地找个媳妇,现在他们回信说让去找他们并留了电话,于是当天便和泾源县的媒人禹全得取得联系,他说没有问题,请我们尽快赶到他那里。
  2月17日,一直等到中午最后一位媒人才回到我们住的地方,为了使我们相信他,他还带回了一张照片,说你们来晚了,这位姑娘正月十四才被天津的人娶走了,有结婚照为证。虽然事情未办成,但媒人的车票还得付给,共24元正。下午3时我们终于坐上了前往泾源县的长途车。晚上7点我们赶到了经源县新民乡杨堡村住进了2块5元一夜的小旅店。店中正播放着流行乐曲“再见吧亲爱的梦中女孩,我要去远方寻找未来,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在这里流行歌曲就象80年代初传入大陆时的那样,听起来让人感到新鲜。
  2月18日,早晨起来外面一片霜白,六盘山区的雾霜很大,这时才看清新民乡的全貌,一条长不足300米的土石街道,街道两边不过是些平房,多数为土质夯成的屋墙,小旅店是个小院子,有五六间土房,前面一间做门面卖些杂货,后面的是住房加客房,2块5角钱住一人,带烧火炕,被子脏的有多年未洗了,有没有虱虫,夜里也看不清,不过到这地方来睡觉最好的办法是把衣服脱光,以防虱虫留在身上,这也算是无奈之中的一招。杨堡村往南4里地便进入了甘肃平凉境内。
  等到9点多,第一个媒人准确说应叫媒汉禹全得才来和我们接头,看过老三后,禹全得说:没有问题,我这就去给你找姑娘去。禹全得在当地就是以说媒为收入的人,在当地如果说一个媒,媒人的收入一般可得酬金600元左右,对当地人来说一年如能说成几次媒,其收入在当地也算是高收入者了。因为当地穷,禹全得曾经和另外两个同乡外出到河南讨钱要饭,2000年初的时候,3人曾经要饭讨钱到老三家,老三母亲见他们可怜,曾给他们过钱,也让他们在家中吃住几日,其间老人让他们回去帮忙给老三物色对象,真没想到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花了不少钱,见了十几个姑娘都不成,3个要饭的竟然把老三的婚事促成了。
  中午等不到禹全得,我们正在街中食堂吃饭。禹全得找来了,于是我们便到了姑娘家。见到了这位上过一年小学年方19岁的姑娘。禹香玲家中有父母和一个15岁便到西安外出打工的弟弟,姐姐17岁便嫁到了河南民权,5年当中一次也未回过家,姐夫至今还欠香玲的父亲4000元的彩礼钱未给,据她爸说女婿不敢回来,怕她爸扣住人不让回去,香玲的母亲是个双目已瞎的老太太,老太太的眼是去年夏天被丈夫失手打伤的,因没有钱治病就愈来愈瞎。香玲家中一贫如洗,火炕上一条褥子都没有,炕中铺有一张用荆条编的席,不知用了多少年,被人体磨得发亮。别人家烧炕用牛粪,她们家烧炕却用从街上拾来的烂布及废旧轮胎。
  香玲和老三见面半小时后便同意了这门婚事,之后便是大人们商量着要多少彩礼钱的问题。香玲他爸出口要1万3千元,而老三以嫂子压到1万1千元成交。禹全得媒钱600,谈妥19日付钱,20日早晨起程从平凉上车回洛阳。
  19日将钱全交付给了香玲的父亲,并为他们家人都买了嫁女的彩礼。当晚我们便以亲戚的身份被请到香玲的大伯家去住,香玲的大伯家境也比香玲家好,全家人热情地招待我们。晚上,又有两个媒汉来要钱,并和禹全得吵了起来,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们2位也是去过洛阳的人,禹全得收入的媒钱却没有分给他们,3人从屋里吵到屋外,最后打了起来,禹全得招架不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两人放出话来明天走时再来找来。
  20日早晨5点禹全得便来敲门,说他家中孩子有病他就不送我们了,其实他是怕另外二人天亮再来揍他,说完之后他便溜了。早晨6时,香玲去和她的妈妈告别,两人哭做一团,老人不断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双手在女儿身上摸来摸去,当我们出来的时候,双目失明的老人伸着双手踉跄的从院中追了出来,摸不到女儿的影子,老人在巷子里面放声大哭,这时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我真切的感到,她对女儿的情感和世上所有母亲面对待嫁女儿的情感一样真情热烈,甚至比她们更心痛,因为她本人这时显得更加孤独无助。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她身边哪?7点钟,出门花60元钱租了辆小面的,8点多赶到泾源县,又花120元租了辆车直奔90公里外的甘肃平凉市。
  11时到了甘肃平凉, 16时53分我乘座上晚点1小时的1398次列车,初次见到火车的香玲不时的拉着我给她拍照,一路上兴奋不已。人的生存价值有时就象物品货币可以等值交换,利益有时是不那么平等,可也是双方所互惠需求的。生长在这里的人们生存环境决定了他们的贫困生存方式,必须改变环境才可改变自己,在这里我不时地看到路边立有很多写有造林示范田及解决温饱示范村字样的牌子,山上大规模的退耕还林工程正在进行,国家和当地政府花大力气使规划落到了实处,这里的人们都明白,必须改变环境才有可能改变他们的生活,但是环境的改变太不容易了,他们至少要付出一代或二代人的艰苦努力才有可能得以实现。
  2月21日早晨,老三带着他的媳妇回到了家中,22日家中宴请宾客,当天下午前来送香玲的父亲、表哥、大妈便乘车返回了,老三的母亲还特意给他们买了卧铺票,这一辈子他们第一次坐火车睡着回家。24日刚成亲两天的香玲在大门口遇上了她一个姑姑在门前讨饭,全家人又热情招待了她,她连说香玲能嫁到这里有福。3月8日,大疙瘩村的人打来电话说他们的姑娘还是愿意嫁过来的,价钱可以重新商量。
  4月份,村中又有一位无双臂的男孩从宁夏固原县开城乡带回了一位姑娘成了亲,对姑娘来说生存环境的改变将会使她摆脱恶劣贫穷的生活,对男方来说娶到了媳妇,生活和幸福虽付出了金钱,但他们毕竟是完整生活的开始。近日,新民乡香玲的父亲又打来电话说那里还有两位姑娘想远嫁到这里,请老三尽快帮她们联系愿意娶亲的人家。
  老三娶妻回来之后过了一段温馨的日子,三个月后,香玲便和婆婆闹起了分家,并把公公气病住院一月有余,前后共花费四千余元的医药费。在随后的两个月日子里冲突不断,7月,伤心的老三一家人只好请香玲的父亲将其暂时领回。9月初,香玲的父亲又将其送回夫家,想不到当天全家人就发生了冲突,老三家人坚决不再要这样的妻子,从上午吵到下午,香玲就是不愿回宁夏,最后几乎是要打了起来。看到没有了希望,香玲的父亲只好又带着他的女儿踏上了回家的路。临别时,婆婆又给了他们父女一佰元路费,香玲因难辨新人民币的真假,坚持不要一佰元的新币,要求换两张50元的钱才肯走。最后,老三的表哥只好带着她到银行去换了两张50元的纸币,父女二人才踏上了回家的路。
共 78 项
跳至
◄ 1 / 2 页 
每页显示 80 160
20062885
20062885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准备和媳妇回河南洛阳市的老家。
20019524
20019524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香玲和父亲在家。
20019278
20019278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香玲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老三嫂子在劝慰哭泣的香玲。
20062486
20062486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河南洛阳市,老三的媳妇和老三的家人发生冲突后,被老三家人赶出家门,跟...
20062469
20062469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阿訇在为老三和老三的第一个媳妇主持婚礼。
20062471
20062471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第一个媳妇时家人在准备宴席招待客人。
20062472
20062472
拍摄时间:1997-03-00
1997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生活在一个蔬菜供应区,每天要把地里产的蔬菜拉到市区去...
20061815
20061815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在娶媳妇前带着女方前去看看需要购买点什么,女方看中的...
20061814
20061814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的第一个媳妇刚进门的时候在和母亲一起说话。这个女人...
20061816
20061816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的第一个媳妇刚进门就跟着母亲一起洗碗。
20061808
20061808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在娶第一个媳妇儿时,村里的人挡车索要喜糖。
20061807
20061807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在娶第一个媳妇儿时村里的人挡车索要喜糖。
20061758
20061758
拍摄时间:1992-08-00
1992年8月,老三和母亲去河南平顶山叶县乡村相亲。
20062888
20062888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准备和媳妇回河南洛阳市的老家,媳妇香玲在门口哭泣...
20062489
20062489
拍摄时间:2000-11-00
2000年11月,宁夏固原县,媒人给老三介绍媳妇,让双方见面。
20062488
20062488
拍摄时间:2001-01-00
2001年1月,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娶的媳妇后来就是在这里找到的。
20062487
20062487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河南洛阳市,老三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最后被老三家人赶出家门,跟...
20062485
20062485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河南洛阳市,老三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
20062484
20062484
拍摄时间:2001-03-00
2001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把媳妇娶到家。新婚的日子,媳妇和家里人过得还是很融洽...
20062483
20062483
拍摄时间:2001-03-00
2001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把媳妇娶到家,新婚的日子。
20062897
20062897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的媒人余全德。
20062899
20062899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准备和媳妇回河南洛阳市的老家,这是向香玲家人支付...
20061813
20061813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在娶媳妇前要按穆斯林传统跟着父亲和阿訇去给祖上先人上...
20061812
20061812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准备去迎娶自己的第一个媳妇,这时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女...
20061811
20061811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的第一个媳妇三个月后不肯和老三上床,老三的父母给媳...
20061810
20061810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和第一个媳妇及女方家人合影。
20061809
20061809
拍摄时间:1998-03-00
1998年3月,河南洛阳市,老三娶的第一个媳妇走进家门。
20019284
20019284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老三的母亲在训斥香玲。
20019283
20019283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老三的母亲在训斥香玲和老三。
20019281
20019281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老三的母亲在训斥香玲。
20019279
20019279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中国西部。
20019280
20019280
拍摄时间:2001-06-00
2001年6月,老三的买回来的媳妇开始和家人发生冲突,中国西部。
20062896
20062896
拍摄时间:2001-02-00
宁夏固原县新民乡,老三和媳妇香玲家人吃饭。老三饭后准备与媳妇回河南洛阳市的老家。
20062901
20062901
拍摄时间:2001-02-00
2001年2月,宁夏固原县,老三跟着媒人去相亲。
10037971
10037971
拍摄时间:0000-00-00
禹全得给老三找到了媳妇,但是为了介绍费也惹怒了另外两个媒人。
10052080
10052080
拍摄时间:2001-00-00
“我要生存,我要吃饭”标语前的一对夫妇。
10037960
10037960
拍摄时间:0000-00-00
为多少彩礼钱的问题讨价还价:再加600元怎样
10037968
10037968
拍摄时间:0000-00-00
老三躲在菜地里看性知识小册子
10037954
10037954
拍摄时间:0000-00-00
老三母亲因说不成亲事在哭诉
10037956
10037956
拍摄时间:0000-00-00
媒人带回来的照片说,照片上的女子已被天津人娶走了
共 78 项
跳至
◄ 1 / 2 页 
每页显示 80 160